首页 > > 卸任联合国秘书长后 潘基文国际奥委会有了新工作

卸任联合国秘书长后 潘基文国际奥委会有了新工作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9日 12:33 来源:开机123游戏资讯

  韩国首尔时间早上6:55,天还没完全亮,74岁的潘基文已经登上了开往平昌的火车。

  零下17度的低温并没有阻挡他的工作热情。在完成联合国秘书长第二个任期的工作一年多后,这位受人尊重的前外交官在国际奥委会又有了一份新的工作:道德委员会主席。

  胸前戴着的五环和平昌冬奥两个金属徽章彰显出他的新身份。为了让徽章所代表的机构能诠释出更积极的含义,他需要谨慎地擦去上面的一些“灰尘”。

  体育是促进和平的重要力量

  由于国际足联和国际奥委会等体育组织近年来丑闻频发,人们对体育界的“干净”程度抱有疑虑。潘基文在联合国时曾努力加强道德文化建设,推动问责制度,提高透明性。这种经验对于推动体育组织的自我监管尤为重要。

  他坦言,当前国际奥委会面临不少批评,特别是在申办奥运城市的过程中曾经爆发过丑闻。

  公平的规则是任何精彩赛事的前提条件。在潘基文看来,“我的职责是让国际奥委会远离不当的、不公正的行径,让奥林匹克运动与和谐、和平、友谊等联系起来”。

  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的任务包括根据《奥林匹克宪章》制定《道德准则》,调查违反道德准则的事件,如果有必要还将向国际奥委会执委会谏言或提出制裁措施。道德委员会的指导原则包括更加透明良好的管理、责任心和加强道德建设。

  潘基文认为作为奥林匹克运动员,应该恪守更严格的道德准则。同时他也相信,体育组织内部也应该秉承更高的道德水准。

  “我们受到广泛关注,应该发挥榜样作用。在平昌的报告中,我要坚持最高的廉洁标准。”潘基文敢于提出这样的目标也是基于以往的经验,“我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时就坚持这样的愿景”,当他谈起那段经历依旧颇为自豪,“那期间联合国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一起腐败事件”。

  虽然潘基文在联合国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清廉先生”,可就在去年春天他成为韩国总统的热门人选后,韩国国内很快就传出了一些和他有牵连的腐败丑闻。他之后宣布不会参加韩国总统大选,并表示对韩国政坛的腐败极度失望。最终,他又重新进入熟悉的国际组织领域,从事熟悉的工作。

  除了提升道德标准,他熟悉的工作还有促进和平。在潘基文任职期间,局部性冲突和战争时有发生,但他一直将和平作为重要工作目标,直到现在仍是如此。

  “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时,我先后与罗格和巴赫两任国际奥委会主席有密切合作,我坚信体育运动拥有促进发展与友谊、推动和解的功效,体育还能跨越观念分歧甚至是政治纷争,因此要将体育作为促进和平的力量。”

  盛赞中国发挥积极影响

  虽然同样是为了和平目标努力,潘基文坦言现在的工作比以前简单了不少。“我现在只负责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个方面,确保其受人尊重和保持最高道德水准。而在联合国工作时则事无巨细,从和平、发展、人权到解决冲突都要做。”

  事实上直到现在,潘基文仍在投入不少精力捍卫当年的政治遗产,包括促进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在这些方面他对中国发挥的作用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潘基文的主持下,2015年联合国制定了新的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到2030年实现在世界各地消除贫困与饥饿。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扮演着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潘基文说,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目标是降低贫困人口的数量,而中国一直在努力提升低于贫困线人口的生活水平,这是非常给力的举措。事实上,在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方面中国就是首屈一指的推动力”。

  巴黎气候协定是潘基文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期间另一项重要成果。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巴黎协定。这是继《京都议定书》后第二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了安排。2016年4月,各国共同签署气候变化问题巴黎协定,在这一过程中潘基文称中国发挥了“领袖作用”。

  防止全球变暖被潘基文视为刻不容缓的任务,即使平昌冬奥会被称为“史上最冷冬奥”,他对气候变暖的担忧也丝毫未能得到缓解。

  “去年是全球平均温度最高的一年,这个星球越来越热。我们必须严格控制到本世纪末气温上升不超过两度。如果放任不管,温度将升高3.6度,那将会给人类和地球带来可怕的后果,一些发展中的岛国将会沉于水下。”

  他认为,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中国会发挥决定性的影响。“在气候变化领域,中国在政治影响方面占据了最重要的领导地位。”

  潘基文说,在巴黎协定中各方承诺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的范围内,但特朗普政府2017年8月宣布退出对巴黎协定造成了重大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发挥的作用显得愈发重要。“我高度赞赏中国在这方面给予的支持,中国能在气候变化和发展议程两方面发挥全球性的影响力。”

  欣喜朝韩关系的每一点进展

  除了关心气候变化、和平与发展这些长期议程外,帮助开在家门口的平昌冬奥会顺利举行则是潘基文这位新晋体育官员近期最重要的任务。

  在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上,韩国和朝鲜代表队将身着统一的服装在半岛旗帜下共同进场,以及合组女子冰球队被看作奥林匹克体育外交的重大成果,对此潘基文感到“深受鼓舞”。

  此前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和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时,潘基文长期关注六方会谈,他为朝韩关系的每一点进展感到欣喜。“我希望朝鲜和韩国能够进一步合作,希望当前的(冬奥)模式能够带来深入的对话,促进南北和解。”

  同时他也清楚朝韩问题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双边问题,而是整个地区热点问题。“全球很多国家都关注半岛局势,关切朝鲜与韩国以及美国间的紧张关系。希望朝鲜能借助冬奥的机会向国际社会展现出更负责任的形象。”

  让潘基文欣喜不已的“体育外交”的进展其实并非第一次出现。早在1991年日本千叶市举行的第4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朝韩双方就使用共同的旗帜入场。

  随后在2000年及2004年的奥运会、2006年冬奥会、2002年釜山亚运会和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南北双方也使用此旗帜共同入场。不过此后随着朝韩关系紧张,半岛旗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销声匿迹了十多年的半岛旗再次出现在国际赛场上,潘基文认为这是国际施压的结果。“当前朝鲜处于国际社会最严厉的制裁下,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对抗整个国际社会,朝鲜很清楚这一点。国际社会要让其对2500万人负责。”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在平昌冬奥会期间访问韩国被潘基文视为朝鲜在压力下妥协的标志,“双方会进行意义重大的对话”,他说。

  看上去,潘基文依旧对朝韩这样的外交比对体育更感兴趣。虽然他将很大精力投入到国际奥委会和平昌冬奥会的工作中,但潘基文本身并非“运动狂人”,很多活动也和外交有关。他称自己喜欢足球,“以前经常和大使们一起组队踢球,但和专业级差得很远,主要为了好玩,也是为了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