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百态|和宇宙结婚,青年小伙子乐队主唱谢丹青专访

百态|和宇宙结婚,青年小伙子乐队主唱谢丹青专访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2日 23:59 来源:开机123游戏资讯

原标题:百态|和宇宙结婚,青年小伙子乐队主唱谢丹青专访

图片来源:青年小伙子

Episode 1

我抬头看了看依旧悬挂在顶楼的某视频网站的巨大logo,在北京寒冷的空气中,等着谢丹青从楼下来接我。

在来之前,早就耳闻这位谢老师的大名,在中国独立音乐界,谢丹青和冯广建所组成了双人乐队 “青年小伙子”有“中国地下丝绒”、“影响其他乐队的乐队”这样的美名,虽然我个人对于中国独立音乐了解不多,但在听了他们的歌之后,依旧可以感受到属于80后的熟悉旋律和情感融入在他们的歌声中,诚诚恳恳。

而作为主唱的谢丹青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视频网站动漫频道的副主编,同事们在他出道之后纷纷寻求他的签名,但谢丹青自己,作为一个“玩独立音乐里看新番最多,看番最多的人里面独立音乐玩得最6”的人,则依旧坚守在岗位上。

没有酷炫的造型、没有固有印象中“玩音乐”的人的不羁气场,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小伙子,身上穿了一件《轻音少女》的卫衣,多少算是彰显了一下自己的喜好。

“正式签约的感受如何?”

“也终于到了我们走上历史舞台的时候了!”谢丹青打了个哈哈。

“但如果能再年轻个十岁,也许更好吧。”

口气里似乎微微透着有一份无奈,但也有着一份淡然。

(PS:青年小伙子乐队,成立于1998年,是一支由谢丹青(青年)和冯广健(小伙子)组成的二人音乐组合。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在网易云音乐自行搜索。)

青年小伙子在北京星光现场演出Episode 2

1997年,高中时代的谢丹青,还是一个听着周华健、无印良品等华语流行音乐的正经青年(笑)。但和大多数出身于80年代的同龄人一样,从小看着电视台里的日本动画、听着当初《灌篮高手》、《逮捕令》、《魔神英雄传》一批经典的动画歌曲长大,也多少影响了他之后的音乐风格。

http://cdn.animetamashi.cn/3be7e075b041e69f/video/d29c63

青年小伙子《动画片》的MV

“其实就像《幸运星》里吐槽帕朵莉西亚‘你了解的歌都是动画主题歌啊’一样,当时电视上播放的动画主题歌们对我的影响也特别大。像ZARD、WANDS、小松未步等歌手们演唱的动画主题歌都特别喜欢。”

下定决心搞乐队的谢丹青找上了自己的高中的好友冯广健,两个人一拍即合之下,在高三最忙碌的时候练起了吉他、写起了歌,明明作为学生应该是最忙碌的时期,两个人一股脑地将热情投入到了音乐之中,在旁人看来颇有一些匪夷所思。

“但谁让我喜欢这个呢,就没有其他特殊的理由,就是喜欢,所以就去做了。”谢丹青回答地很直白。

青年小伙子第一次参加草莓音乐节

而与此同时,谢丹青的家人也并没有给他太大的压力,他用了一个很有政治见解的词,就是“时代红利。”

“我们这一代人,实话实说,生活条件比过去是好很多的,没有苦大仇深的压力、可以更多追求自己喜爱的东西,而我的父母又比较开明,就和《成长的烦恼》(美国经典家庭情景剧)里一样,并不会过分干涉我的选择,再说了,我学习又好,搞音乐又不是什么坏事。《彼氏彼女的故事》里有马总一郎要是去搞音乐,家里人会反对吗?”谢丹青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笑)。

Episode 3

除了沉迷音乐创作,谢丹青几乎在那个时间段没有落下一样死宅的娱乐活动,只要是和ACG相关的内容,他照单全收,成绩虽然有所下滑,但可能对于事物的专注精神也同样在最后的考前冲刺上起到了作用,反正最后他顺利考上了大学。

进入大学的谢丹青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写歌看片,充实着自己的业余生活。由于和搭档冯广建考上了不同的大学(且分隔两地),两人只有在寒暑假才有机会见面,将各自积累的灵感进行碰撞,在整个大学4年,创作了大量的demo,也为之后的小爆发打下了基础。

“现在回头想想,大学应该是自己写歌写得最多的时候。”

青年小伙子的两张专辑:《大象历险记》、《宇宙王》基本都在那个时间段内完成了录制,传唱度最高的几首歌也都出自其中,多少可以看出学生时期旺盛的创作欲望。也几乎都从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奠定了青年小伙子将一些情怀向的内容融合和到自己歌曲中的基调,甚至说,就已经找到了喜欢他们的粉丝。

http://cdn.animetamashi.cn/3be7e075b041e69f/video/d375b8

青年小伙子《狂奔族》的MV

“如果要自己给自己的定位,我更愿意将青年小伙子设定为类似于日本的“ゆず、B’z”这样的双人组合的形式,然后将我从动画中获取的灵感放到音乐里面,平时写歌谱曲,只要两个人在一起,遇到灵感扫一下吉他,正式演出的时候再和乐队配合就行了。”

2004年到2010年,谢丹青和冯广建毕业之后都回到了北京,在找到了正式工作的同时,伴随着乐队知名度的逐渐提高,也开始参加各类音乐活动,对外演出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过程是美好的。能够将自己沉淀多年的感情和情怀通过歌声传达给台下的观众,这无疑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就如他最爱的日剧中常常演的一样,主角在梦想和现实中终究要做出选择,但也许是因为生活终究不是日剧那么鸡汤,事实是谢丹青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去做了一个可能需要在地铁狂奔的“上班族”。

Episode 4

谢丹青几乎是在大学毕业的同时,甚至是毕业之前就已经认清了道路。想靠音乐吃饭,多少有点不切实际。

“因为在我们正式签约之前的这好多好多年来,无论是刚大学毕业时、还是工作中的这些年,都能清醒地认识到,以我们当时的影响力、人气基础、人脉等状况,都无法靠音乐养活自己。记得《妄想改造人改藏》里表达过,很多人是多面手,比如中川翔子,如果没当歌手,肯定会是个很好的漫画家。我觉得自己也是,就算是不能靠音乐谋生的阶段,自己擅长的事儿也不少,在熟悉的领域日常上班是很得心应手的。同时心态上也乐于接受这种生活方式。其实现在这种状态在创作者领域里面已经越来越普遍了,大家往往会有一个基础的工作,有一份收入,同时再在工作之外来进行创作。”谢丹青颇为冷静地分析着现状。

2004年,毕业之后的谢丹青先是在某家公司的机房做技术、然后跳槽去一家小公司做过当时国内非常流行的彩铃,想着能够离兴趣爱好更近一些,在2007年,他还加入了北京东西榜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就是推出过《游戏东西》(当时已经停播)、《东西动漫社》等电视节目的公司,在里面做了某档新节目编导,但后来为了求安稳又去了一家国企,一待就是3年。

青年小伙子在北京麻雀瓦舍live house演出

“当时就觉得比较稳定,而且那段时间音乐相关的活动一直都没有停过,忙的时候基本每周都要去livehouse演出。”

然而到了2010年,曾经陪伴多年、张罗着他们音乐节活动的小伙伴渐渐有了各自的生活而慢慢淡出了独立音乐的圈子。青年小伙子的两人曾经也拿着自己多年的demo找上过滚石、华纳这样的大唱片公司以求相对正式的发展,但由于制作的音乐还比较粗糙,全都吃了闭门羹。

“那个时候就觉得颓颓的,在国企上班本身你也知道,也是一件不会有太多变化的事情。”

也就是那个时候,圈内搞音乐的朋友有一天找到谢丹青,问他有没有兴趣跳槽去视频网站做和音乐相关的工作。

“当时他就问我,你有没有听说一个叫做XXX的公司,搞视频的。我说哦哦对,好像在公交车上的广告里看到过,当时的logo不好看。”谢丹青毫不避讳地说着,我下意识地看了看会议室门外并没有别人。

然后就颇为凑巧的,谢丹青在之后的几年不论他是否愿意,见证了一个二次元新时代的到来。

谢丹青和RX78的合影Episode 5

2011年,谢丹青一开始从事的是与音乐相关的工作,原本是这样的打算的。但没过多久就被领导提拔为动漫频道的副主编。一方面是出于他对于动漫的了解,另一方面,是“二次元”的概念已经在资本圈开始崭露头角。

2012年,进入大版权时代的各大视频网站在资本的推动下开始分分进入版权争夺的战场,而另一边,版权所带来良性循环在当时还没有显现,而看片不便利的结果,则与网络上多年已经沉浸于免费分享的用户氛围格格不入。

而谢丹青当时也与自己的同行们经历了谁出价高谁就拿下独播版权的战斗,如今虽然多少有点“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意思,但每每回想,也颇有几分感慨。

“自己也是和大多数人一样,从买DVD到下载,这样一路看片长大的。而在当时,不论你做的事情是什么,是对是错也都已经不那么重要。值得纪念的是,回头再看,不论是谁,或多或少都为如今这个行业的发展拼上过一块属于自己的拼图,这些事对于现在的年轻人等到过去数年之后,最多只是一句‘那都是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了’,就像《火影忍者》完结的时候对他们而言是童年,对我们来说,是证明时代又一次更迭。”

谢丹青的《轻音少女》圣地巡礼

谢丹青在视频网站工作一直做到了现在,闲暇时间他依旧大量地看片,虽然工作很忙,但他一个季度的追番数量仍然不输学生时期。他还抽空去日本旅行,为“和邪社”大量供稿过圣地巡礼的内容,对于自己的喜爱作品用身临其境的方式来传达自己的信仰。

“对我来说一个季度看15部动画也叫追番吗?最少应该20部起吧。”对于自己看片的效率谢丹青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好片烂片姑且不论,看动画本身早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2015年的时候还和朋友们一起创办了广播节目《跟宇宙结婚》,他在节目中还有一档固定的专栏叫《跟新番结婚》,节目中会和大家分享自己在当季度看的新番,一个在个人介绍里写着“音乐人”标签的主唱,说起新番头头是道,此等反差可能也是青年小伙子的醍醐味吧。

谢丹青出门圣地巡礼必带的大邪神Episode 6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青年小伙子的两个人似乎都将重点放在了自己的工作上。没有经纪公司的支撑,要两个人靠着自己维持乐队活动,确实也如当初设想的那样,不是那么容易。

《跟宇宙结婚》的广播节目

但与此同时,伴随着网络电台的兴起,以播客的身份和大家见面,似乎成为了他们能够更接近年轻听众的新阵地。网络电台《跟宇宙结婚》自2015年开播至今,已经整整100期,每周更新的频率也是颇为劳模,海阔天空的内容让“OTAKU”的杂学性得到了充分体现。

也许是因为歌迷“催更”的呼声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青年小伙子在2017年的愚人节突然公布了名为《狂奔九十年代初》的新专辑,封面还是由《拜见女皇陛下》的漫画作者ZCLOUD亲自绘制,那闪烁的特效背景和上古PS时代的艺术字体都彰显着青年小伙子独特的风格,复出,被正式提上了日程。

漫画家ZCLOUD绘制的EP封面

而就像是为了证明动漫也逐渐开始被主流文化所关注,曾经被唱片公司拒之门外的青年小伙子在2017年的11月,正式宣布与太合音乐签约,真正意义上成为出道艺人,而这个时刻对这两个将“音乐”作为自己心中永远不忘的梦想的人来说,这个时刻一等就是十多年。

“很多圈内的朋友都惊讶我们竟然还‘活着’,而他们不知道的可能是我们这些年一共屯了有200多首demo,只是想着能在将来有个合适的机会,以更加成熟的方式和大家见面,而动画,可以说是我无数灵感的源泉。”

“以前我们学生时期就畅想过如果出道的话,有机会和周华健同台,我们要怎么和他致敬,从高中毕业算起,17年过去了,出道签约的那天我们又在聊,之后演唱会怎么办啊,如果周华健来,我们要怎么和他致敬啊,突然就意识到,两个30多岁的人,那么多年,心思完全没有变过。”

Episode 7

如果说现在的人都喜欢给自己身上贴点标签来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或者态度。如此爱看动画而且实实在在地从事着动漫行业却又能够以流行音乐人的身份出道的谢丹青,可能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当我们聊到有没有喜欢的音乐题材动画的时候,谢丹青对于《凉宫春日》中学园祭演出的那段场景感受颇深。

“特别对就觉得。歌特别正,那也不能算是一首anisong,当时看的时候就特别震撼。”他停顿了一下,“《轻音》也特棒,我算是个京蜜吧,不过片子要做得好才行。”防不胜防,谢丹青往自己身上先贴了一个标签。

青年小伙子在太合音乐门口的合影

我问他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他说预计会先从新歌入手,200多首demo的库存让他游刃有余,但如何重制其中有些已近过时的内容,算是他前期比较头疼的一件事情,不过有了专业团队的帮助,之后的发展还是值得期待。

“就希望自己能够再年轻点,这样就离现在的年轻人更近一些,不过现在也挺好,我并不是那么不知足的人,再说,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态永远都很年轻。”

临走出谢丹青的公司大门,我们相约之后有机会也见一见他的搭档冯广健,一个在谢丹青嘴里颇为文艺的人。

等我走出段距离我才猛然发现,忘记问他要个签名留作纪念,但转念一下。

下次说不定在演唱会上,我们还可以再见一面。

http://www.bilibili.com/mobile/video/av13277433.html

最后感谢青年小伙子的谢丹青(青年)接受我们的采访。更多ACG资讯可以关注Anitama,在web、App、微博微信都可以找到我们。寻求报道、分享故事也可以随时联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