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评论:本届金球奖,有的负责技术正确,有的负责政治正确

评论:本届金球奖,有的负责技术正确,有的负责政治正确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8日 15:54 来源:开机123游戏资讯

腾讯娱乐专稿(文/杨时旸)

从入围名单来看,这一届金球奖似乎竞争激烈,但从结果判断,所有奖项基本上毫无悬念,这是一份既技术正确又政治正确的获奖名单——《三块广告牌》《伯德小姐》之类负责前者,《使女的故事》《寻梦环游记》等等负责后者。

先说电影部分。《三块广告牌》拿下金球只不过是第一步,之后,它应该会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状态拿下一个个重要奖项。导演的控制力火候精当,主演与配角演技如神,更重要的还有剧本,实在太精妙了,写悬而未决的现实生活,写俗常生活中的惊心动魄,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从业者,对于这部电影目前收到的赞誉应该都不会有任何异议。它以母亲和两个警察的三角结构支撑起故事框架,又从个人——小镇——人心的维度向深处钻探,因为一桩冲突,有些人互相撕裂,最终却让彼此重整旗鼓,在残忍和无助之后还有温馨的缝补。《三块广告牌》密布各种有趣的象征,比如那头莫名出现的小鹿,比如影片开头那个倒霉的广告公司经理手中的那本《好人难寻》,还有那两场误会重重的大火……那座小镇并非如同《好人难寻》里所写的那般暗黑,但又都不明亮,那像是一种提示,也像是某种虚构与现实的对照,带有一丝文人的私人恶趣味。那个开放的、令人释然的结尾,隽永得就像生活本身。

更何况你看看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那张线条锋利,表情坚毅的脸,看看她独自一人时努力抑制但终于滑落的眼泪,还有结尾的那一次微笑,剧情类的最佳女主角哪里还有什么争议?山姆·洛克威尔扮演着一个傻乎乎的警察,前半段让人厌恶,后半段令人动容,这类人物的塑造极其容易失控,前半部分会因为过犹不及变得夸张,后半部分因为扭转过当而沦为煽情,但他看起来不动声色的稳住了一切。

而《伯德小姐》几乎和《三块广告牌》一样,一个无懈可击的故事和自然又精湛的演技。其实,作为青春片,很难再有什么突破,《伯德小姐》意外泄露了一些有趣的况味,那就是,青春期与原生家庭的冲突方式是普世的。中国年轻人羡慕的美国式的亲子关系,或许是一种臆想。年轻人与父母一辈的裂隙、争吵、代沟,无论文化差异如何,都会在一个特定时段以一种相差无几的方式表现出来,这一点或许可以让很多中国观众释然,我们自己青春期中的那些遗憾,不满甚至愤怒都显得不那么孤独。这也是为什么这部青春片跨越文化打动了我们的原因。我们目击旁人,重逢并解释了自己。

西尔莎·罗南凭借《伯德小姐》获得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

标准的青春片都有着明晰的隐性主题——对抗与和解,而《伯德小姐》没有任何炫技,也不做任何卖弄的、教科书般地展现了这个主题。它写一个女孩长大的一瞬,以及其中所有的惶惑,不安,挣扎与希冀。伯德小姐是克里斯汀为自己取的名字,她坚持用这个怪异的称谓取代父母为她的命名,以表现一种从根源意义上的反叛,这个青春期的女孩敏感、自我,即将升入大学的当口,陷入爱恋,为未来烦恼,和母亲争吵,恰巧遇到父亲失业,她不得不开始处理突然降临的所有纷乱。

这个故事的模式和原型都让我们感到亲切,一个看似满不在乎实则心事重重的女孩,一边表演不羁一边不知所措,遇到爱人又受到伤害,和闺蜜撕扯又复合,对家庭依赖却也不免虚荣,有一个沉默的父亲,以及强势又实际的母亲,早已被生活俘获,终日站在她所有梦想的反面……

《伯德小姐》首先不遗余力地描述了那种对抗,克里斯汀似乎对全世界不满,敌对与恶意危机四伏,自己是烈火,但全世界都泼来冷水。这一切都被呈现得真切又细腻。她想奔赴的是大都市,母亲却想让她留在那座小城不远处,出于所有实际的考量,学费、能力、成绩,在母亲眼里,她是个普通的女孩,在她自己心里,自己怎么可以与平庸的父母相提并论。“远走高飞”是青春期理想中最简洁直接的元密码,逃离出生地,逃离原生家庭,逃离因为熟悉而感到的桎梏,唾手可得和与生俱来的一切看起来都无聊又可疑,自己努力的终点就是破坏和逃亡。这故事中的那些争吵的细节,那些隐隐的心事,熟悉又亲切,母亲生气的时候问她,“你知道把你养大需要多少钱吗?”克里斯汀愤怒地翻出纸笔递到母亲眼前,“你给我一个数字,我以后赚了钱,给你一张支票,就再也不和你说话。”“我觉得你根本赚不到那些钱。”纸笔就被摔在地上,一旁是无奈又沉默的父亲。这景象和这对话,有多少人会会心一笑?

要审视今年金球奖的电视剧部分,就需要把这份名单置于2017年整体剧集背景中去考察。这一年其实是美剧的小年,各台出品的新剧乏善可陈,倒是有一些老季新剧依然表现稳定,比如,这一次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我们这一天》。而如果说,这一年的美剧有什么明显的趋势,那就是似乎兴起了一股“女性势力”,最被大众所知的应该是那部在艾美奖上大放异彩的《使女的故事》,而除此之外,近期被热捧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也同样聚焦女性题材,当然,绕不开的还有妮可·基德曼、谢琳·伍德蕾等一众大牌影星出演的《大小谎言》,这些故事有的表达女性焦虑,有的呈现女性成长,而有的则着力展现女性之间的焦灼关系。金球奖上,这三部作品分别拿到了不同的奖项。《使女的故事》获奖是对这个时代焦虑的一种回应。“倒退随时可能发生,甚至正在或者已经发生”——人们对于当今世界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焦虑日益增加,反乌托邦的故事又一次被鼓动起来。从技术上讲,《使女的故事》距离神剧其实仍然差着一口气,但它的题材、倾向和警醒意识恰如其分地吻合了这个时代的诉求,它被捧上神坛也就毫无悬念。和它类似的其实还有获得最佳动画长片的《寻梦环游记》,从本体上讲,那是一个多么无聊的故事,有关梦想、亲情与爱的套路鸡汤,但它的发生地在墨西哥——特朗普动辄声称要修建高墙将其阻隔的土地。在那里的一个底层制造业家庭中怀揣音乐梦的孩子,这足以令精英们燃起某种情愫。

金球奖周到地分配了一些没有什么风险的选择,给人们一种所有奖项都实至名归的感觉。这些奖项确实没有任何问题,它表彰了该表彰的,只是还有众多遗珠暗自发光,等待人们捡拾。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