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虽然低调,但一直都在,叔叔阿里游戏挖网易墙角的那些事

虽然低调,但一直都在,叔叔阿里游戏挖网易墙角的那些事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30日 14:53 来源:开机123游戏资讯

虽然低调,但一直都在,叔叔阿里游戏挖网易墙角的那些事

钛媒体 刚刚

脉脉上的一则信息,让沉寂已久的阿里游戏又回到人们的视线当中。

" 云风到阿里后开始大力挖网易的人 ……" 这则爆料信息出现后,数名网易员工在留言区称 " 阿里挖人属实 ",其中一名员工表示," 阿里游戏给我们部门每个人都发了信息。"

作为同处一地的互联网行业两大巨头,马云和丁磊之间糟糕的关系一直是坊间茶余饭后谈论的八卦。传闻当中,两人关系破裂的开始是当年淘宝和 eBay 战争时,丁磊旗下的网易门户帮了 eBay。

这两年,这两位大佬的关系——至少看上去——一直没有改善。有一个论证是,在丁磊于乌镇连续几年做东的饭局上,从来没有见到马云的影子,而即便作为网易游戏最大宿敌的马化腾,却能作为客人出现在这个场合,与丁磊把盏言欢。

丁磊与马化腾同是 1971 年 10 月生人。时间上的相近,仿佛注定两人之间拥有某种不可名状的共同语言,就比方说,在游戏领域大展拳脚的 " 基因 "。而早他们 7 年出生的马云,隔了整整一 " 痒 ",也就此差了整整一个梦幻、一个世界,又抑或一个联盟、一个荣耀。

同样在 1971 年," 电子游戏之父 " 诺兰 · 布什内尔在大洋彼岸鼓捣出了世界第一款商业视频游戏《电脑宇宙》 ( Computer Space ) ,次年又创立雅达利公司,开始引领游戏产业在全球范围的迅猛发展。而 1964 年的任天堂,却还在孜孜不倦的做着花札、扑克和麻将。如果不是后来及时转型,估计任社也和现在的马云一样,从此与游戏不在一个次元上了。

再说回阿里与网易。现在,两家公司之间的新仇旧恨或许会因 " 阿里挖人 " 再添上一笔。在去年 9 月份以 10 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前网易 COO 詹钟晖创办的简悦之后,阿里再次让丁磊不痛快。

阿里关于游戏的那些话

对于游戏,阿里的几次表态一直是颇为有趣的。

2008 年,在一次电子商务的专题汇报中 , 马云曾经公开表态,称 " 饿死也不做游戏 "。

两年后,2010 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阿里,马云再次义正辞严的强调:" 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 ? 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再两年,又两年,借 2014 年初在杭州举行首届中国移动游戏产业高峰会的机会,阿里正式宣布进军游戏行业,成立手游发行平台,并公布了诸多优惠政策。

然后 ( 再两年,又两年 ) ×2,时间推移到了 2018 年初。在一次乡村教师 " 重回课堂 " 的公开活动上,谈及 " 阿里要不要做游戏 " 的话题时,马云表示,阿里做游戏并不是考虑钱,与其他企业不一样,阿里游戏的定位是老年人,是为老年人而设计。

—— 10 年,一共 4 次的公开表态,剧情之反转堪比奥斯卡大片。

2014 年阿里首次进军游戏时,著名自媒体人冯大辉曾说:" 饿死也不做游戏,看起来现在是饿死了 " ——那么到今年的表态算起,马云至少饿死了两回。另一名自媒体人葛甲也在彼时点评,阿里是在 " 仪态优雅地自抽耳光 ",之后在收到阿里的一纸诉状后删掉了稿子,于是今年到底有没有真的自抽第二次,也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这些年相关政策的演变轨迹,倒是给马云的 " 反悔 " 提供了合理支撑:2011 年,双独二孩政策全面实施;2013 年,单独二孩政策启动;2016 年,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威胁,二孩政策全面放开。

当 " 独生子女 " 成为过时的名词,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一个家庭两个孩子,至少从概率上,有机会做到不会 " 都玩游戏 " 了。10 年间父母老去,他们也确实需要游戏的陪伴呢。

阿里做游戏的那些人

阿里的一干大佬做电商出身,当他们转变思路,拍板要去跨次元做游戏,必然不会亲自上阵。因此在过去数年间,不断搜刮和网罗全行业的人才,也是合理而必然的选择。

朴舜优,前九城副总裁,2013 年 8 月从九城离职,11 月入职阿里,负责寻找海外 3A 级手游合作。朴在九城期间,曾经历了公司痛失《魔兽世界》国服运营权 ( 刚巧,接盘的是网易 ) 后扭盈为亏的惨烈。来到阿里后,定然是带着一身抱负希望有所振作。但作为一位韩国老板,带给中国阿里的第一款来自海外的 " 精品手游 ",却是日本原装的《索尼克冲刺》,这种东亚联队的组合怎么看怎么别扭。再之后不久,便有传言说朴再次离开,从此在游戏行业销声匿迹。

刘春宁,前腾讯高管,2013 年 7 月从腾讯离职。按照当时的说法,他是出去创业了,结果这出去转一圈后竟摇身一变,在 2014 年初成为了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的总裁,全面负责手游业务。2015 年 6 月,由于此前在腾讯期间涉及商业贿赂被举报,刘被警方带走。在他的治下,阿里游戏几乎没拿出什么像样的成绩,2014 年底,手游业务便从数字娱乐事业群抽离,悉数并入移动事业群,而在此时,距离刘结束光鲜的职业生涯,也只剩下半年时间了。

何小鹏,UC 联合创始人,2004 年与梁捷共同创办 UC 公司,2014 年 6 月,UC 以近 40 亿美元的创纪录高价整体并入阿里,成立新的移动事业群。从业务变迁的角度,何所在的移动事业群可以算是阿里游戏的接盘侠。但这个盘接的过程却相当之久,直到 2017 年 3 月的阿里游戏战略发布会上,他才以 " 阿里游戏联席董事长 " 的新身份正式公开亮相。同年 8 月 22 日,何从阿里巴巴退休,紧接着 29 日便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这段与阿里游戏的短暂联姻,仅仅维持了 5 个月而已。

詹钟晖,早在 1999 年便加入网易,2011 年以 COO 一职卸任,与网易同僚陈伟安和吴云洋共同创立简悦科技。2017 年 9 月,简悦被阿里全资收购,组成阿里游戏的互动娱乐事业部,负责自研 + 独代的核心模块、原 UC 全权负责游戏业务的团队,则重新调整职能,作为开放平台事业部,负责渠道合作与联运工作。

詹在网易期间一手建立了一支完整的游戏开发、运营团队,同时还是《大话西游 2》、《梦幻西游》等产品的执行制作人,正是他与陈、吴三人深厚的网易背景,才使得简悦团队并入阿里后,成为网易流失人才的主要去向,

费剑锋,原网易杭州首席美术师,《天谕》美术总监,曾任《创世西游》主美术。2017 年底离职网易加入阿里,担任阿里游戏美术中心的负责人。费在行业中拥有很高的专业影响,他的离开,也同时带走了天谕很多人以及网易其他团队的一些人才。作为詹、陈、吴之后投奔阿里的网易首个大牛,相信费本人绝不只是个例,包括网易在内,游戏行业眼见的跳槽大潮即将到来。

阿里游戏的未来

" 未来 " 虽然还没有来,但至少会慢慢来。

虽然此前阿里与网易、腾讯、完美、盛大们一直不在一个次元,但每日、每月的凿一点、挖一点,再厚的次元壁也会出现裂缝。

诺兰 · 布什内尔并非刚生下来就会做游戏,任天堂在一开始也只会做纸牌。

在阿里游戏的历史上,业务潮起潮落,高管人来人往,但马云的决心仍在,当年说过的那些话,依然掷地有声。这么好的时代,这么多的人才,这么努力而剧烈的转型,真的很难让人相信阿里游戏无法打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

至于最后是自研的简悦获胜,还是联运的 UC 称王,这个结果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只要那些逐渐成长起来的二孩们,那些慢慢老去的父母们,未来真的从阿里游戏中收获了快乐,就好。

反正马云说过,阿里做游戏不是为了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相关标签: 阿里 网易 马云

钛媒体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脉脉上的一则信息,让沉寂已久的阿里游戏又回到人们的视线当中。

" 云风到阿里后开始大力挖网易的人 ……" 这则爆料信息出现后,数名网易员工在留言区称 " 阿里挖人属实 ",其中一名员工表示," 阿里游戏给我们部门每个人都发了信息。"

作为同处一地的互联网行业两大巨头,马云和丁磊之间糟糕的关系一直是坊间茶余饭后谈论的八卦。传闻当中,两人关系破裂的开始是当年淘宝和 eBay 战争时,丁磊旗下的网易门户帮了 eBay。

这两年,这两位大佬的关系——至少看上去——一直没有改善。有一个论证是,在丁磊于乌镇连续几年做东的饭局上,从来没有见到马云的影子,而即便作为网易游戏最大宿敌的马化腾,却能作为客人出现在这个场合,与丁磊把盏言欢。

丁磊与马化腾同是 1971 年 10 月生人。时间上的相近,仿佛注定两人之间拥有某种不可名状的共同语言,就比方说,在游戏领域大展拳脚的 " 基因 "。而早他们 7 年出生的马云,隔了整整一 " 痒 ",也就此差了整整一个梦幻、一个世界,又抑或一个联盟、一个荣耀。

同样在 1971 年," 电子游戏之父 " 诺兰 · 布什内尔在大洋彼岸鼓捣出了世界第一款商业视频游戏《电脑宇宙》 ( Computer Space ) ,次年又创立雅达利公司,开始引领游戏产业在全球范围的迅猛发展。而 1964 年的任天堂,却还在孜孜不倦的做着花札、扑克和麻将。如果不是后来及时转型,估计任社也和现在的马云一样,从此与游戏不在一个次元上了。

再说回阿里与网易。现在,两家公司之间的新仇旧恨或许会因 " 阿里挖人 " 再添上一笔。在去年 9 月份以 10 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前网易 COO 詹钟晖创办的简悦之后,阿里再次让丁磊不痛快。

阿里关于游戏的那些话

对于游戏,阿里的几次表态一直是颇为有趣的。

2008 年,在一次电子商务的专题汇报中 , 马云曾经公开表态,称 " 饿死也不做游戏 "。

两年后,2010 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阿里,马云再次义正辞严的强调:" 我们坚定地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中国本来就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们都玩游戏的话,国家将来怎么办 ? 所以游戏我们一分钱也不投。人家投,我们鼓掌,但我们不做,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

再两年,又两年,借 2014 年初在杭州举行首届中国移动游戏产业高峰会的机会,阿里正式宣布进军游戏行业,成立手游发行平台,并公布了诸多优惠政策。

然后 ( 再两年,又两年 ) ×2,时间推移到了 2018 年初。在一次乡村教师 " 重回课堂 " 的公开活动上,谈及 " 阿里要不要做游戏 " 的话题时,马云表示,阿里做游戏并不是考虑钱,与其他企业不一样,阿里游戏的定位是老年人,是为老年人而设计。

—— 10 年,一共 4 次的公开表态,剧情之反转堪比奥斯卡大片。

2014 年阿里首次进军游戏时,著名自媒体人冯大辉曾说:" 饿死也不做游戏,看起来现在是饿死了 " ——那么到今年的表态算起,马云至少饿死了两回。另一名自媒体人葛甲也在彼时点评,阿里是在 " 仪态优雅地自抽耳光 ",之后在收到阿里的一纸诉状后删掉了稿子,于是今年到底有没有真的自抽第二次,也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这些年相关政策的演变轨迹,倒是给马云的 " 反悔 " 提供了合理支撑:2011 年,双独二孩政策全面实施;2013 年,单独二孩政策启动;2016 年,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威胁,二孩政策全面放开。

当 " 独生子女 " 成为过时的名词,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中,一个家庭两个孩子,至少从概率上,有机会做到不会 " 都玩游戏 " 了。10 年间父母老去,他们也确实需要游戏的陪伴呢。

阿里做游戏的那些人

阿里的一干大佬做电商出身,当他们转变思路,拍板要去跨次元做游戏,必然不会亲自上阵。因此在过去数年间,不断搜刮和网罗全行业的人才,也是合理而必然的选择。

朴舜优,前九城副总裁,2013 年 8 月从九城离职,11 月入职阿里,负责寻找海外 3A 级手游合作。朴在九城期间,曾经历了公司痛失《魔兽世界》国服运营权 ( 刚巧,接盘的是网易 ) 后扭盈为亏的惨烈。来到阿里后,定然是带着一身抱负希望有所振作。但作为一位韩国老板,带给中国阿里的第一款来自海外的 " 精品手游 ",却是日本原装的《索尼克冲刺》,这种东亚联队的组合怎么看怎么别扭。再之后不久,便有传言说朴再次离开,从此在游戏行业销声匿迹。

刘春宁,前腾讯高管,2013 年 7 月从腾讯离职。按照当时的说法,他是出去创业了,结果这出去转一圈后竟摇身一变,在 2014 年初成为了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的总裁,全面负责手游业务。2015 年 6 月,由于此前在腾讯期间涉及商业贿赂被举报,刘被警方带走。在他的治下,阿里游戏几乎没拿出什么像样的成绩,2014 年底,手游业务便从数字娱乐事业群抽离,悉数并入移动事业群,而在此时,距离刘结束光鲜的职业生涯,也只剩下半年时间了。

何小鹏,UC 联合创始人,2004 年与梁捷共同创办 UC 公司,2014 年 6 月,UC 以近 40 亿美元的创纪录高价整体并入阿里,成立新的移动事业群。从业务变迁的角度,何所在的移动事业群可以算是阿里游戏的接盘侠。但这个盘接的过程却相当之久,直到 2017 年 3 月的阿里游戏战略发布会上,他才以 " 阿里游戏联席董事长 " 的新身份正式公开亮相。同年 8 月 22 日,何从阿里巴巴退休,紧接着 29 日便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这段与阿里游戏的短暂联姻,仅仅维持了 5 个月而已。

詹钟晖,早在 1999 年便加入网易,2011 年以 COO 一职卸任,与网易同僚陈伟安和吴云洋共同创立简悦科技。2017 年 9 月,简悦被阿里全资收购,组成阿里游戏的互动娱乐事业部,负责自研 + 独代的核心模块、原 UC 全权负责游戏业务的团队,则重新调整职能,作为开放平台事业部,负责渠道合作与联运工作。

詹在网易期间一手建立了一支完整的游戏开发、运营团队,同时还是《大话西游 2》、《梦幻西游》等产品的执行制作人,正是他与陈、吴三人深厚的网易背景,才使得简悦团队并入阿里后,成为网易流失人才的主要去向,

费剑锋,原网易杭州首席美术师,《天谕》美术总监,曾任《创世西游》主美术。2017 年底离职网易加入阿里,担任阿里游戏美术中心的负责人。费在行业中拥有很高的专业影响,他的离开,也同时带走了天谕很多人以及网易其他团队的一些人才。作为詹、陈、吴之后投奔阿里的网易首个大牛,相信费本人绝不只是个例,包括网易在内,游戏行业眼见的跳槽大潮即将到来。

阿里游戏的未来

" 未来 " 虽然还没有来,但至少会慢慢来。

虽然此前阿里与网易、腾讯、完美、盛大们一直不在一个次元,但每日、每月的凿一点、挖一点,再厚的次元壁也会出现裂缝。

诺兰 · 布什内尔并非刚生下来就会做游戏,任天堂在一开始也只会做纸牌。

在阿里游戏的历史上,业务潮起潮落,高管人来人往,但马云的决心仍在,当年说过的那些话,依然掷地有声。这么好的时代,这么多的人才,这么努力而剧烈的转型,真的很难让人相信阿里游戏无法打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

至于最后是自研的简悦获胜,还是联运的 UC 称王,这个结果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只要那些逐渐成长起来的二孩们,那些慢慢老去的父母们,未来真的从阿里游戏中收获了快乐,就好。

反正马云说过,阿里做游戏不是为了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