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一切低价网约车都是垃圾

一切低价网约车都是垃圾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8日 00:18 来源:开机123游戏资讯

一切低价网约车都是垃圾

虎嗅APP 1小时前

2018 年春天,美团、新易到、曹操专车拾起早已被滴滴抛弃多时的低价武器,同时发起司机端和乘客端的价格战,再次冲击网约车市场。而滴滴也不得不重新参与到这场价格战里。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虽然在商言商的各家网约车平台算不上恶人,但低价作为一种害人害己的竞争手段,终究不是网约车运营的长久之道。这一点,我在 2015 年的文章《为何说低价专车是没有前途的?》已经阐述得很清楚。但是网约车市场的价格战,都是由平台而非司机挑起,且并不因滴滴的垄断地位建立而有任何偃旗息鼓的迹象。

网约车市场由于其固有的矛盾,在无人驾驶技术普及之前,在轻资产经营无法垄断重资产资源之前,新来者以价格挑战老玩家的闹剧,还是会隔三差五地上演。以价格作为武器挑战滴滴,在网约车行业是最为简单粗暴、行之有效的,但也是对行业破坏最为立竿见影、行之有效的。

在此我必须重复这个观点:打价格战,对整个网约车行业造成的伤害无异于杀鸡取卵。

城市的出行活动和交通状况,是一个复杂系统中各种因素动态博弈的结果。其变量有人口、经济文化活动、区域分工、季节气候、交通运力等多个传统因素。然而,这其中并不应该包含一个叫做 " 打车不花钱 " 的因素。

在这一轮由美团挑起的打车大战中,一开始的焦点在于司机资源的争抢,这个是正常的,也是对市场影响不大的。由于司机和车辆构成的运力具备时间和空间上的独占性,一个司机在服务于甲平台时,必然无法响应乙平台的乘客需求。因此掌握了司机和车辆资源,乘客的倒戈跟进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习惯了打大战、打闪电战的互联网企业,哪能沉得住气,于是春节后,乘客可见的价格战一触即发。美团和滴滴通过发放优惠券和低价产品线的宣传,积极制造价格优势吸引乘客。乘客端优惠加上司机端加补贴、降佣金,除了抢夺存量司乘资源,更是召回了大量沉默用户,激活了更多本不需要打车的乘客,以及之前觉得网约车司机不挣钱的司机。

如果说司机和乘客,在补贴潮褪去后,只是卸载司机客户端,以及回归公共交通,也就罢了;但滴滴优步大肆补贴的年代结束后,海淀后厂村被称为 " 滴滴村 " 的重庆彭水籍司机的悲惨故事,也只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情。那些倾尽积蓄甚至贷款买来的汽车只能趴窝吃土,这种痛苦,一墙之隔的滴滴大厦里的高管们,是不需要考虑的。

纯粹站在乘客的利益角度上,每个人都巴不得花夏利的价格坐宾利的车,甚至恨不得坐车免费再送瓶水。打车这个多边博弈的场景下,乘客、司机、平台、政府的利益平衡是非常难建立的,但真金白银的补贴,可以一夜之间摧毁这个纸糊的平衡。挟补贴以令司乘,巩固、扩充产品线以拉升企业估值,美团和滴滴打架,司机和乘客自以为占了便宜,但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听到平台开始高唱 "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

而低价政策对平台自身的伤害,也是个被滴滴踩过的坑。曾经因低价一骑绝尘的滴滴,在停止价格战后,负面消息不断,动辄被司机和乘客骂到飞起。在各大新闻客户端,只要出现滴滴的内容,评论里一概骂声不绝,甚至上升到对柳程两位高层的人身攻击,令人扼腕。

究其原因,就是司机在平台上赚钱赚到眼红,乘客坐惯了低价车觉得理所当然,如今一个不赚钱,一个花高价打车,没人会记得你当年花了多少钱补贴,只知道你如今是只吸血的铁公鸡。升米恩斗米仇,平台自视为散财童子,但如今却被视为挡人财路,早知如今,何必当初用补贴滋养这种贪心呢?对用户的心理预期管理,也是出行平台应该认真思考的战略之一。

至于各地交通主管部门,建议趁所在城市的交通,这次还没有被几家互联网大佬搞乱之前,该约谈约谈,该处罚处罚。要开展业务就正常开展,在乘客端补贴和低价倾销这类手段,要么别搞;要搞也行,必须连续搞三年,一旦停止就罚款,然后拿去补贴公共交通建设。反正这帮大佬们玩低价的目的也不是帮助当地发展交通和经济,不如让他们的钱,花得更有社会价值一些。

2018 年初热播的连续剧《恋爱先生》中,成功企业家邹北业,化身网约车司机,开着辉腾冒充帕萨特接单。在将小模特美女乔伊林送达目的地后,大尾巴狼邹师傅对她说:" 姑娘,待会下班时间晚了,打个正规出租车,安全。"

兼职司机邹北业显然是不可能考取网络预约出租车司机驾驶证,也不会将其名下的辉腾的机动车登记变更为网络预约出租车。因此他的这句话本身也没问题,因为他就是非法网约车司机,从事非法营运活动。而剧中的 " 嘟嘟专车 ",给非合规车型派单,且车辆登记型号与实际车型不符,无疑也是个违规平台。

影视作品毕竟只是影视作品。可现实生活中,部分开着高档车拉低档活、专抢女性订单的网约车司机,不是约炮就是在约炮的路上。否则,我们看不到这种严重违背经济规律的市场活动,有任何长久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判官:十四年产品经理工作经验,现专注于社交和商业化产品领域。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

相关标签: 网约车 滴滴 美团

虎嗅APP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2018 年春天,美团、新易到、曹操专车拾起早已被滴滴抛弃多时的低价武器,同时发起司机端和乘客端的价格战,再次冲击网约车市场。而滴滴也不得不重新参与到这场价格战里。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虽然在商言商的各家网约车平台算不上恶人,但低价作为一种害人害己的竞争手段,终究不是网约车运营的长久之道。这一点,我在 2015 年的文章《为何说低价专车是没有前途的?》已经阐述得很清楚。但是网约车市场的价格战,都是由平台而非司机挑起,且并不因滴滴的垄断地位建立而有任何偃旗息鼓的迹象。

网约车市场由于其固有的矛盾,在无人驾驶技术普及之前,在轻资产经营无法垄断重资产资源之前,新来者以价格挑战老玩家的闹剧,还是会隔三差五地上演。以价格作为武器挑战滴滴,在网约车行业是最为简单粗暴、行之有效的,但也是对行业破坏最为立竿见影、行之有效的。

在此我必须重复这个观点:打价格战,对整个网约车行业造成的伤害无异于杀鸡取卵。

城市的出行活动和交通状况,是一个复杂系统中各种因素动态博弈的结果。其变量有人口、经济文化活动、区域分工、季节气候、交通运力等多个传统因素。然而,这其中并不应该包含一个叫做 " 打车不花钱 " 的因素。

在这一轮由美团挑起的打车大战中,一开始的焦点在于司机资源的争抢,这个是正常的,也是对市场影响不大的。由于司机和车辆构成的运力具备时间和空间上的独占性,一个司机在服务于甲平台时,必然无法响应乙平台的乘客需求。因此掌握了司机和车辆资源,乘客的倒戈跟进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习惯了打大战、打闪电战的互联网企业,哪能沉得住气,于是春节后,乘客可见的价格战一触即发。美团和滴滴通过发放优惠券和低价产品线的宣传,积极制造价格优势吸引乘客。乘客端优惠加上司机端加补贴、降佣金,除了抢夺存量司乘资源,更是召回了大量沉默用户,激活了更多本不需要打车的乘客,以及之前觉得网约车司机不挣钱的司机。

如果说司机和乘客,在补贴潮褪去后,只是卸载司机客户端,以及回归公共交通,也就罢了;但滴滴优步大肆补贴的年代结束后,海淀后厂村被称为 " 滴滴村 " 的重庆彭水籍司机的悲惨故事,也只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情。那些倾尽积蓄甚至贷款买来的汽车只能趴窝吃土,这种痛苦,一墙之隔的滴滴大厦里的高管们,是不需要考虑的。

纯粹站在乘客的利益角度上,每个人都巴不得花夏利的价格坐宾利的车,甚至恨不得坐车免费再送瓶水。打车这个多边博弈的场景下,乘客、司机、平台、政府的利益平衡是非常难建立的,但真金白银的补贴,可以一夜之间摧毁这个纸糊的平衡。挟补贴以令司乘,巩固、扩充产品线以拉升企业估值,美团和滴滴打架,司机和乘客自以为占了便宜,但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听到平台开始高唱 "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

而低价政策对平台自身的伤害,也是个被滴滴踩过的坑。曾经因低价一骑绝尘的滴滴,在停止价格战后,负面消息不断,动辄被司机和乘客骂到飞起。在各大新闻客户端,只要出现滴滴的内容,评论里一概骂声不绝,甚至上升到对柳程两位高层的人身攻击,令人扼腕。

究其原因,就是司机在平台上赚钱赚到眼红,乘客坐惯了低价车觉得理所当然,如今一个不赚钱,一个花高价打车,没人会记得你当年花了多少钱补贴,只知道你如今是只吸血的铁公鸡。升米恩斗米仇,平台自视为散财童子,但如今却被视为挡人财路,早知如今,何必当初用补贴滋养这种贪心呢?对用户的心理预期管理,也是出行平台应该认真思考的战略之一。

至于各地交通主管部门,建议趁所在城市的交通,这次还没有被几家互联网大佬搞乱之前,该约谈约谈,该处罚处罚。要开展业务就正常开展,在乘客端补贴和低价倾销这类手段,要么别搞;要搞也行,必须连续搞三年,一旦停止就罚款,然后拿去补贴公共交通建设。反正这帮大佬们玩低价的目的也不是帮助当地发展交通和经济,不如让他们的钱,花得更有社会价值一些。

2018 年初热播的连续剧《恋爱先生》中,成功企业家邹北业,化身网约车司机,开着辉腾冒充帕萨特接单。在将小模特美女乔伊林送达目的地后,大尾巴狼邹师傅对她说:" 姑娘,待会下班时间晚了,打个正规出租车,安全。"

兼职司机邹北业显然是不可能考取网络预约出租车司机驾驶证,也不会将其名下的辉腾的机动车登记变更为网络预约出租车。因此他的这句话本身也没问题,因为他就是非法网约车司机,从事非法营运活动。而剧中的 " 嘟嘟专车 ",给非合规车型派单,且车辆登记型号与实际车型不符,无疑也是个违规平台。

影视作品毕竟只是影视作品。可现实生活中,部分开着高档车拉低档活、专抢女性订单的网约车司机,不是约炮就是在约炮的路上。否则,我们看不到这种严重违背经济规律的市场活动,有任何长久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判官:十四年产品经理工作经验,现专注于社交和商业化产品领域。微信公众号:判官老司机